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怪物制作专家8城主的女儿

发布时间:2020-01-29 13:23:49

怪物制作专家 8.城主的女儿

坐在马车上的弗兰克轻轻的磨挲着手指上的戒指,旁边是一脸焦急的卡琳。

“你是巫师学院的学生?”弗兰克问道。

“是的,智慧之塔白巫师学院!世界上最好的巫师学院。”卡琳骄傲的说道,弗兰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据他找到的那些传奇传记的记载智慧之塔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白巫师学院,作为创世者的弗兰德法神曾经窃取过太阳神的权柄并且直接造成了神陨。

弗兰克想了想问道:“你是巫师吗?”、

卡琳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不是巫师,我仅仅只是一个巫师学徒而已。我所积攒的知识还不足以支撑我变成一个真正的巫师。”

系统任务:获得巫师的魔法资料,奖励:附魔系统

有意思,希望我去获得巫师的资料吗?弗兰克暗自想到,系统不可能智能到这种地步。唯一的解释就是系统具备自己的意志,但是这个系统却拒绝和自己进行交流。

“你是城主的女儿?”弗兰克突然问道:“也就是说,是你的父亲出台的政令,配合周围的商会进行人口贸易的了。”

卡琳呆滞了一下说道:“这点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的父亲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才对。我一直都在外面的巫师学院上学所以对家里的情况并不是多么熟悉。”

“那么对你来说普通人是什么?”弗兰克问道。

卡琳似乎没有想过弗兰克会问他这个问题但还是回答道:“就是普通人啊,我们本来就都是普通人而已。不过我们掌握的知识比较多罢了。知识就是一切的起源。”

“是吗?”弗兰克不置可否的回答道,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而卡琳的双眼却紧紧的盯着弗兰克手上的戒指,精致的戒指主色呈现黑色,而上面有着黑色的花纹,戒指看起来像是纹章戒指因为戒指的上面有一一个金色的F。

“卡琳,你确定那个芬克一定会躲在你说的地方吗?”弗兰克突然睁眼说道,卡琳被吓得往后面缩了一下。

“不可能有错,那里是一处墓地,埋葬着数百年来的骨头。”卡琳说道:“芬克所有的骷髅兵都被破坏了如果他想要找你报仇的话。他一定会去集结那些骷髅兵的。而且作为亡灵法师的话,他的大本营也就在那里。”

“是吗?谢谢你了。”弗兰克点了点头,问道:“你喝酒吗?我这里有一瓶不错的酒虽然是散装的。”说完弗兰克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铁制酒壶。

卡琳下意识的想要去接,但是双手仅仅只是停留在空中,看着弗兰克手上的酒壶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个,作为巫师的学徒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所以我们很久没有喝酒了。”卡琳说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本来想要请你喝酒来着。这估计是卡德城里最好的酒了。”弗兰克拧开了瓶盖喝了一口,而卡琳则是紧紧的盯着他,随即弗兰克将酒瓶塞回了大衣里,在卡琳看不见的地方,几只黑线一般的虫子从弗兰克的身体里钻了出来进入了酒瓶之中。

“你一直在巫师学院里学习?”弗兰克问道:“你们都在学些什么东西?如何施法,还是直接教给你们所有的理论让你们去背书,最后给你们一堆的练习题。还有结业考试什么的?”

“并不是这样的,巫师的学习是要找一个自己适合的属性之一的方向,挖掘自己的潜力。利用智慧和知识完成自己的独特魔法体系最终实现成就超凡。”卡琳解释道:“而且巫师的世界里每件东西都是有价的,你不可能无偿获得知识。而且你必须做好失败的准备。”

“听起来很有趣,不过你们就不会办一个图书馆吗?可以让所有人都进去查阅资料的地方,把所有的资料都放在那里?随用随取。”弗兰克好奇的说道,手上仍旧在摩擦着他的戒指。

“这怎么可能呢?巫师的知识是最珍贵的东西,如果可以放在脑子里的话我们甚至不会留下手稿!”卡琳惊异的说道:“所有的知识当然是保密才比较安全。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没什么,只是问一下。”弗兰克无所谓的说道,思绪却渐渐的活络了起来。

巫师这种保留自己的知识的做法在他的眼里就是慢性自杀,当你用完了一种稀有材料做研究之后你却不留下这种材料的报告,你的后辈可以使用什么?不进行交流,不进行讨论,不进行广泛的传播。这种可怜巴巴的思想不可能诞生真正的强大,巫师的力量仅限于此了看来。

“其实曾经的巫师帝国是这个样子的,所有的知识都归于众人使用。”卡琳突然说道:“那个时候的巫师甚至会用火球术帮路边的人点烟。不过后来的巫师帝国伴随着诸神黄昏陨落了,只有一小部分的巫师幸存了下来。”

“然后呢?那一小部分巫师发生了什么?”弗兰克颇有兴趣的问道。

“不知道,那一部分历史的记载完全的遗失了。伴随着那段历史人类被拘禁在了一小块空间里,据说只有这个空间还是和平地区外界的情况十分的差劲。”卡琳说道:“不过大致好像是黑暗入侵之类的东西,反正那首诗上是这么写的。”

“诗?”

“没错,一首诗。据说是最后一个预言者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写下来的诗,被刻在了我们学校最中心的石碑上,每一个进入学校的巫师都要铭记于心,但是你要知道实际上并没有任何人能够证明那个传说是真的。”

“说来听听。我还满感兴趣的。”弗兰克说道。

“呃,其实就是一首古怪的诗,不过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念给你听听。”

小心啊,要小心,所有带着尖帽子的小伙子们。

王朝的人把大地放在了天上,

堵住了天上的人的道路,他们自己被埋葬。

巫师们打翻了墨水,

染黑了大地,野兽代替了优美的巨树。

但是这都只是小事,小心啊,真正的暴君即将来临。

懒惰端坐在他的左腿,拿着缝合难看的洋娃娃;

暴食住在他家的鱼缸里,嘴里咀嚼着星星;

贪婪的野狗趴在他的脚边,神座被他咬的破破烂烂;

天上的住客害怕暴君,派来了军队却送来了骄傲;

地下的朋友讨好暴君,献上了情欲;

穿着盔甲的骑士跪下成为了虚伪的嫉妒;

身着风衣的小丑引燃了怒火变成了愤怒。

小心暴君,我的小伙子们,当他降临的时候就是这个世界的终章。

他从黑暗而来,讴歌死亡与绝望;

他从血海而来,赞美杀戮与疯狂。

“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听起来像是一个吟游诗人讨好别人所写的诗一样。”卡琳说道:“这并不可信,几千年来都没有应验过。”

“大概吧,蛮有意思的预言,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好好看看的。”弗兰克说道。

而此时的马车陡然的停了下来,弗兰克率先走了出去。

马车外却不是所谓的坟场,而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阳光很好,空气里面有一股青草的香味。森林里不断的有小鸟的声音传来,旁边的河水里一条条鱼儿清晰可见,和地球上的鱼差别还是蛮大的不知道味道如何。

弗兰克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对着已经和他拉开了相当一段距离的卡琳说道:“你骗了我!不过这里我很喜欢,所以我会留你的一条性命。”

但是身后的森林之中传来了一阵嗤笑的声音,一个金色头发穿着华丽袍子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面色阴郁的中年男子同样穿着灰袍,一身的恶臭显示他的身份同样是一个亡灵巫师,一个包裹在厚厚的袍子里看不清脸的巨人跟在两人的背后。

“你还真是幽默啊年轻人,不过我还真是好奇究竟是谁给你的自信?”年轻人说道,他的脸上就差写着骄傲两个字了。

“看样子这就是你的底气所在了,芬克小姐。你还真是令我失望。我原本以为会有些乐趣的。”弗兰克不无遗憾的说道。

北京阜外医院
成都银屑病医院的电话
内蒙古白癫风公立医院
成都治疗早泄费用
中山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