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紫域之巅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两边都有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9:18

紫域之巅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两边都有

陈虾的到来算是个意外!

虽是惊喜要比意外多一些,但这一切要是真的,那么,此刻他的到来绝对是神降之客。对冬寒以后的事情帮助可太大了。

不说其它,至少傻彪他们以后有人带头还有人保护,自己也就不会再担心他们的安危了。

只是他的真正意图还有待确证。

冬寒站在码头上看着那两位的藏身处,既然来了也就是有什么意图。现在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也应该轮到他们过来了。

其实不是没有人,只是人都在暗处或近或远都在隐藏着、在观望着。

〝师妹,他早就知道我们来了。这样,我出去一下你在这侯着。〞

〝嗯,你快去快回

紫域之巅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两边都有

。〞

看着男人轻身而出,她继续的在原地没动。

冬寒看着他轻身而来,在不远处站定。

〝小兄弟威猛,我们白天有见过面,想来你已经知道我们的来处?〞

声音混正,中气丰足。一听就是高手的气息。

〝敢问你是?〞

〝喔!我夫妇午后来过这里,是来找东西的。〞

说罢他拉下蒙面巾,还拿出一块玉牌扔过来,又提上了布巾。

接过一看是和冬寒一样的玉牌,赶忙见礼。

〝喔,前辈勿怪。此时不便和两位详谈,想必此地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前辈今夜过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说,你所做之事已是轰动海域,是我们不及也。因我们有要事在身,一时间不便露头,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就传信过去。我们会在暗中出手。〞

〝多谢两位前辈,目前还不需要,你们先办自己的事情就行,有事我会知会你们的。〞

〝好,我们有重要的任务在身,就不再这多待了,你小心!〞

冬寒送回他的玉牌看着他离开。

来的时候就感到他们的气势中正,这下也算明确了午后那两位是和自己一样的身份,不过看他们确是正规的为了追捕而来。

夜色渐晚,虽然暂时好似没有了风波。但照理今晚不会是这样的太平。

有些人白天不敢来,晚上就不同了。所以,就算四下安静可这并不代表着就是真的一片安宁。

看了一眼一边的死者,不知这两人又是什么地方来的。神识外放扫过一遍,人是有不少可他们并没有在此刻露头。

或许是在等待时机。冬寒回到船上静坐,开始静心的等待着。

赵卓的房里传出一声惊讶的吼声:〝什么?你说什么…?这么快就完事了,那两位也没有把他给弄掉?〞

赵卓的脸色这会红白蓝绿一阵的变化,看着下首的厚衣武者。

〝没有其他人去吗?〞

〝有,不过没有激烈的交战。〞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别他﹡的吞吞吐吐的?〞

〝有一个只跟他交手了十几招然后就被他掺进了船上,还有一个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

那人被赵卓吓的有些颤抖,颤巍巍的说了刚刚码头的事情。

〝有人上船了?还有人退走了?〞

〝退走的盯着没有?去查一查是什么来头?〞

〝没…有,是高手我们跟不上已经失去了踪迹。〞

〝饭桶加饭缸一群笨蛋,还不快去查?快去…。〞

〝呯〞的一声,一只茶盏狠狠落地的声响传来。

这下赵卓真的是有些坐卧不宁了,自从早晨听到那个消息自己就开始感到了事情的严重。

冬寒刚刚弄掉的两位,就是三公子重金聘来鬼海里的来人。

尤其是那位使刀的更是凶神恶煞一般的猖狂,那不可一世的气势叫赵卓这帮人都不敢高声的和他说话。

可依然是有去无回,就好像细沙落水,连个声响都没有发出来就横死当场。

他转头看向其余的三位老者,这会他们也是脸色难看至极,似乎感到了脖子后有嗖嗖的冷风再飘。更是有人不由的缩了一下脖。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赵老,一定要明言三公子,要一击必杀,不然我们都无颜再回去了!〞

〝是啊,赵老。再拖下去一切可都不好说了?〞

〝我何尝不知?可,鞭长不及远水不解近渴你们也是看到了。唯今之计就看三公子会再搬动什么样的高手过来了。〞

〝实在不行就要我们自己出马了,拼了老命也要有个姿态,不然我们的后辈也是没有明天可言了。〞

〝唉〞屋内一阵叹气的声音。

事情要比上午还要辣手了,他似乎还有了帮手,就算不是也许是在接洽什么事情,在这时候很有可能是在打船的主意。

如果大船易手那可就麻烦了,既然人家敢上那必然是大有来历的主。虽然,他们不知这次公子的确切打算,可要是那几艘豪船有失,那怕一艘那都是不得了的大事。

现在那四艘船,不仅仅是船所表现的那样简单的光是船的事情了。

要是万一以后大船的来处公布于世。

那就代表着一个势力的脸面,如果还没有什么动静,四艘就折了其三,那后果是什么就不难而预了。

那将是海域里最大的笑谈,那〝疾风岛〞也就成了让人讥笑的小丑。

这种后果,不管是赵卓他们、还是三公子都是不能够承担的起的。

所以大家此刻亦是如火燎豺狼,就算凶恶成群,可也不敢贸然的扑向火堆。

〝继续紧盯着,急书三公子事态严重到了非常紧迫的地步,到了明早就更加的变换难测,说不得我们也不得不出面了!〞

说完他回到书案前,开始挥笔疾书把事情的始末都书写清楚,唤来手下立即传走。

〝都有个心理准备,随时有可能动手,都交代下去吧。〞

三位老者虽然脸色难看,可到了这个份上说什么也是来不及了,可以说他们的命和大船是息息相关的连在了一起。

甚至还包括三公子一脉,更严一点就会连带着上面在联盟的地位。

这边是一筹莫展,可其他地方却是皆然不同的反应。

季长金在座椅上敲着一边的扶手,看着下面回来报信的人。

〝这么说有人上了船,还有人跟他碰了头?〞

〝是的老爷,这事不光是小的看到了还有其他很多人都看到了。〞

〝那边现在怎样了?〞季海问道。

〝小的回来时还是风平浪静,暂时没有什么情况。〞

〝再去探,不要离得太近,都机灵点。〞

〝小的告退。〞

其他的几个舵口也是这样的情况。小红妆这会也破例在〝刺虎帮〞的议事厅里有了一座之席。

虽然她没有开口,可听了经过之后,也算稍稍的放下心来。

自从今早傻彪出门就没有再回来,她也知道事情到了紧急时刻,那位公子也放出了重磅如山一样的消息在推波助澜,似乎也要尽快的引出那在幕后的主使之人。

〝那苦竹狂傲自大不知所谓,没想到着后来的鬼海双葵也是酒囊饭袋的蠢货。那两人在海域里头几年可没少祸害人啊,死了也算不冤。〞

〝宫老,他们都是鬼海那边出来的?〞

〝不错!其中苦竹还算干净一些,其余的就没有什么干净的了,不过这次有人能请动他们出来说明那个大船背后的人有些能量啊!似乎事情越闹越大了,今夜说不得会有大战将至,交代下去都睁大眼睛盯着随时回报。〞

三帮主赶紧站起来去安排。

冬寒无事在船室安坐,陈虾已经恢复过来了不少,这会已经在船室里拿着罩灯四处好奇的勘察。

这敲敲、那看看,就像一个小孩看到了好玩的东西一样,就连一边的兽皮卷也不放过,嘴里还不停的啧啧不休的感叹着。

冬寒摇摇头。傻彪侧耳听着他的动静脸上也是不住的变化着,虽然他也是头次见这么贵重的大船,可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像他这样吧!

陈虾似乎知道傻彪在隔壁惊叹他弄出的动静,所以一拉侧门就去敲傻彪的舱门。

〝这位大叔,我知道你在好奇我的无知,正好长夜漫漫,晚辈也有诸多不懂之事向你请教一下,不知可否方便。〞

〝呃,好吧。〞

傻彪虽然知道他有些二楞,不过也见过他的剑术,再说他的年龄那么小,将来都是大才之人,哪敢有什么架子摆。

〝呵呵,就知道大叔你这人很好,还很有眼光哦,至少跟着那位风光无限啊!〞

这会他倒是自来熟了。

两人在隔壁叽里咕噜、腻腻歪歪的嘀咕个不停,还时不时的往外面看一下。

亥时将近,在海面的方向又有了两艘大船出现,远远的就冲着这边而来。

而岛上也是多了不少修为不同的武者在黑夜隐藏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冬寒知道,这是又一波即将到来的前奏。而且看这意思,似乎已经准备的很充足。

夜色下,海面上的大船破水似箭,有海岛淡淡的烛光指引他们不用担心会偏离。夜下岛屿附近的海面也没有流冰,船很快就到几里外。

头顶有夜莺之类的禽鸟来回飞过,显然是在相互的联系,看来这是请来的救兵到了。

陈虾也感到了海面上是动静,作为专注的剑道高手,在宁静的夜空里有飞鸟滑过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

吴忠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吴忠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吴忠牛皮癣治疗方法
吴忠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吴忠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