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本报赵娜北京报道

发布时间:2019-08-15 12:26:06
赵娜 导读 通过互联化,美时美刻改变了传统摄影的成本结构,平台上摄影师的费用支出中:房租成本从 30%降低 到 10%,销售成本从 15%降低为 0,因不存在门店管理,这部分成本也降为 0。与之对应,美时美刻的定价仅为传 统影楼的 60%。 本报 赵娜 北京报道 2015江西脑瘫康复年,33岁的宋涛再次革了自己的命。 这一年,他创办了摄影服务O2O平台美时美刻,并引得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的雷鸣、分享投资创始合伙人崔欣欣、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等为之站台。 三年前,他创办了家庭寓乐成长中心“宝宝当佳”;八年前,他创建的30家摄影门店品牌小鬼当佳,以2亿元的估值获得鼎晖的投资。 而在更早,他放弃了事业单位中国中医研究院的工作机会,追寻自己的摇滚梦,并组建摇滚乐队“坍塌”(后更名为“北京男孩”);一度担任音乐人臧天朔的贝斯手,却又在乐队即将发行首本专辑时,开始全职创业之旅。 “一个不会搞摇滚的中医者不会是能服务好摄影师的好创业者。”这是友人对80后连续创业者、中国儿童摄影品牌小鬼当佳创始人宋涛的戏谑。 此时,身上已有诸多标签(中医医者、摇滚乐手、摄影师、青年创业者)的宋涛,又会将美时美刻带向何方? 革自己的命 “一个年轻人搞摇滚能出一张专辑,那是坚持了多年的梦想。北京男孩即将出专辑,小鬼当佳的业务也越来越多。为了不给乐队增加负担,我放弃了苦苦拼搏七年的摇滚乐。”宋涛说。 2005年,北京男孩推出了他重度抑郁办们的首张同名专辑,乐队成员里没有宋涛的名字。这时,宋涛创立的儿童摄影品牌小鬼当佳,已管理了6家摄影门店。 之后,他用五年时间打造了30家儿童摄影门店,实现4000万元的年营业额和1000万元的利润。凭借这样的业绩,2007年,小鬼当佳以2亿元的估值,获得鼎晖3200万元投资。 2010年,占地3000平米的小鬼当佳金源概念店落成,同时提供儿童摄影、儿童剧场表演、儿童生日party等服务。 随着2014年上门服务模式的迅速爆发和生活服务O2O的加速落地,家政、洗车、美甲等行业迅速互联化。宋涛开始思考搭建一个互联平台,让摄影师作为独立的个体与有摄影需求的用户直接产生关联。 宋涛说:“过去我们没能真正做到顺势而为,面对今天的机会,拥有13年从业经验的我能够架控和把握好节奏。”这一次,他要做的是,革自己的命,踏上解放摄影师的征途。 摄影的客单价相对较高,但摄影师的提成则普遍在2%-3%的水平,也就是说,以传统影楼单次平均消费2000元计算,每位摄影师提供每次服务仅能获得元的收入;用户端,传统影楼普遍采用“盲选”的模式,用户很难知晓摄影师的真实拍摄水平。 面对着一手打造的小鬼当佳,宋涛也曾一度迟迟下不了决心,两家公司如何整合、如何高效使用现有资源成为最大的难题。 “不要讲方向对不对,而要思考怎么干。互联是一种趋势,服务所有有需求的人。”姚劲波和雷鸣点醒了踟蹰犹豫的宋涛。最终,宋涛决定将美时美刻独立运作。小鬼当佳任命了独立的总经理,宋涛亲自带队美时美刻。两家企业成为竞争和革命的关系,“自己抢自己的饭碗”。 宋涛的选择,受到了小鬼当佳团队伙伴的质疑。一次回到小鬼当佳开会时,小鬼当佳总经理肖锦谈到两个项目间的残酷竞争哭了起来,一位老下属更是把宋涛拉到一旁的会议室质问“小鬼当佳到底是谁的孩子,是你的还是肖总的?肖总一再保护她,你却不断‘摧残’她。” “这个行业当前的使命,就是革掉自己的命。要动起来,否则这个时代会淘汰你。”宋涛说,传统从业者要拥抱互联,不论是和美时美刻合作,还是跟其他互联平台合作,或搭建自己的互联平台。 摸索中,宋涛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摄影行业被颠覆的可能是否存在?在所有颠覆传统的模式中,美时美刻是否能活到最后? 传统摄影互联化 “传统摄影行业从业者也是摄影师,要把他们唤醒。我是对传统有感情的互联人,就算革命也得是我们自己革了自己的命。”对一手建立起来的小鬼当佳,宋涛是残忍的;但对已沦为体力劳动者的摄影师群体,宋涛的心却满是柔软。 通过互联化,美时美刻改变了传统摄影的成本结构,平台上摄影师的费用支出中:房租成本从30%降低到10%,销售成本从15%降低为0,因不存在门店管理,这部分成本也降为0。与之对应,美时美刻的定价仅为传统影楼的60%。 成本结构的改变带来了摄影师收入的提高。摄影师在向美时美刻平台支付摄影基地使用、导师指导、后期制作等费用后,仍可以获得订单金额的至少50%作为个人收入。这意味着,摄影师在美时美刻平台上的收入将为在传统影楼服务时的大约6倍。 消费者端,用户可以在美时美刻的App上看到摄影师服务所有客户的历史记录,除现场拍摄外无需多次到店;拍摄前和拍摄过程中可以直接和摄影师沟通,实现预想的摄影效果。摄影师端,从打工者变为创业者的他们可以自主决定拍摄档期和拍摄时间,利用非工作时间外出进修。 “试想,全世界有几亿人来到美时美刻的平台上,这将是一家商业价值巨大的、伟大的公司,我们将成为新时代的时光记录器。”宋涛说。 完成拍摄环节的功能搭建后,美时美刻正在向摄影产业链的上下游探索。 摄影师有技术但不善营销,美时美刻就搭建互联交易平台;摄影师没钱投资影楼,美时美刻就建设摄影基地;摄影师没有精力做后期,美时美刻就去构建后期生产平台;摄影师需要进修培训,美时美刻就成立摄影培训学院。 “我们希望从普通中介变成服务摄影师的机构,为摄影师构建方方面面。从儿童摄影切入,打通整个产业链,艺术摄影师、儿童摄影师、婚纱摄影师、写真摄影师、旅游摄影师、宠物摄影师、商务摄影师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宋涛说,美时美刻要成就摄影师,让他们成为自己的老板、获得更多的尊严。 截至2015晚餐进食易引发慢性疾病年8月,美时美刻平台在北京地区拥有50多位摄影师;全国范围内,在北京798艺术区、上海世博园、深圳华侨城共设有三个拍摄基地。未来个月,其儿童摄影业务版图将拓展到20个城市,同时试水婚纱摄影、写真摄影、商务摄影等品类。 资本引擎 O2O企业间的竞争关键是资本和速度,从外部看是融资能力、资源获取能力的竞争,从内部看是把控服务品质、塑造品牌形象的竞争。 作为迅速拓展的支撑,美时美刻在创立伊始即获得了资本的支持,500万元天使轮融资的投资人包括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的雷鸣、分享投资创始合伙人崔欣欣、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2000万美元A轮融资则获得了上市公司的支持。 这些投资人带来的资源不仅仅是资金。以姚劲波背后的58同城为例,该公司的生活服务业务包含“58月嫂”业务,对应的是大量初为父母、孕育着新生儿的家庭用户。姚劲波说:“我们迎来了最好的时代,用户和摄影师可以通过互联技术连接在一起。作为股东、作为宋涛的朋友,我们一定全力支持。” “互联正在深刻的改变这个世界,宋涛在这个时候顺势而为,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我希望他的梦想能实现,将摄影师解放出来,让他们可以为自己而奋斗。”雷鸣为美时美刻介绍了资深技术人士加入美时美刻,并承诺将在技术方面全力支持美时美刻。 “互联正在改瓦解,所有的摄影师将从影楼里释放出来,选择能够给他们尊严、树立他们个人品牌的平台;所有用户会选择价格更低、品质更高、服务更好的互联平台。”宋涛说,如果说过去的年月里每天叫醒自己的是梦想,那么,如今每天叫醒自己的是——解放更多摄影师的。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冠心病哪里治疗好
维生素D滴剂什么品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